Юг

大学俄语狗,喜欢抖森,诸葛亮和毒哥。cp吃各种毒,各种亮,所谓流水的攻,铁打的受。洁癖党,cp宁愿拆也不可以逆。
最近发现自己开始吃各种亮亮的冷cp,冷到北极圈的那种......

仙鹤衔香【一】

☆重点,文笔渣,百八十年没写文了。
☆暗香第一视角
☆那姑娘和暗香是清清白白的,类似于温柔大姐姐一样的存在吧。 
☆很久之前的脑洞了,而且也A了楚留香很久了,所以有不对的地方多谢指出。
☆后续脑洞,不知道有没有……
    
      那个武当,跟了我很久了…
  
     从中原,到金陵。
 
     是义士吗?因为我在中原杀了人,所以要抓我入狱?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迟迟不动手呢?
  
     不过很快,这个问题就被我抛到脑后,因为,点香阁到了。
   
     点香阁的妈妈一如既往地热情的招待了我,甚至还能热络的同我闲聊几句,因为我实在算得上是点香阁的常客了,不用我说,便已将我带去了早已定好的地点。
   
     还是一样的房间,一样的人。
  
     我点的,并不是点香阁里什么有名的姑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陪酒。但是我很喜欢她,她很温柔,那是与暗香的师姐们不一样的温柔,她的温柔就好像之前我去江南出任务时,感受到的,独属于江南的雨;细雨绵长,似有满满情丝,柔情倦意。
   
     说起来,她似乎的确是江南的女子,身段窈窕,温声细语,只是长相算不得出彩,所以才在这美色云集的点香阁没什么名气。
   
     我枕在她的腿上,她一边轻柔的为我揉着太阳穴,嘴里轻声哼着江南的小调。轻柔婉转,就好像情人间最亲密的低语,说不定,我和她,也算得上是这样的关系了……
  
     可我是不懂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的,暗香的弟子,只要会杀人就好……所以每次听着她的低声哼唱,我总是会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这是一个难得的好觉,所有的血腥与杀戮都离我远去,包括那个一直追着我的……武当还是华山来着……不重要了……我恍惚想着,连着她的面容也一并模糊起来,然后思绪陷入了一片黑暗。
   
     等我从黑暗中出来时,已经是黄昏了,橘红色的太阳透过雕窗照射进来,屋子里的摆设蒙上了一层光影。
   
     半睁着眼打量了一下四周,我还是在原先躺下的小榻上,她不见了……可能是去里间休息了,也可能是出门去了,我没多大在意。只是睡得久了,身子一阵酸痛,还缓不过劲来,于是我也不勉强自己,翻了个身,衣服与被子摩擦发出细碎的声响,小榻的木头也发出了咯吱的声音。
  
     也许该让点香阁的妈妈给她换一张小榻了……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思绪如此想到。落日的阳光也有些刺眼,我只得眯起眼睛,地上的那一层橘红色光影我看不真切,只觉得又是一阵睡意涌上来,然后眼前的光景更加模糊了,沉浮之间,我恍惚自己好像又睡着了……
   
     作为一个暗香弟子我实在不该如此松懈,但是睡意朦胧间,屋里沉闷的空气里,似有似无的兰花香,我的意志力也变得薄弱了,一边责骂着自己,一边又与梦魇纠缠着……
   
     然后我听见了门被推开的声音,那只是轻轻的一声,可以感知那推门之人是有多小心翼翼,但这一声轻响仿佛是唤醒了我作为一个暗香弟子该有的警觉与杀意。我猛的从床上做起,手伸向了枕下,那里放着我的双刀。
   
     门没有完全打开,但也足够我看清站在那里的人了,一身白袍,面沉如水——是那个一直跟着我的武当。
   
     我将双刀抽出横过胸前,冷漠的看着他,犹如在看一个死人。伸出舌,舌尖慢慢划过刀身,品尝到的,是渗人骨髓的冰冷;这是我动手之前的下意识动作,因为这个习惯,我是不爱让我的刀上留下血的味道的。
  
     我看到他的眼里满是冷漠,他的眼底一片暗沉,周遭的气势也是更盛,也不知我刚才是做了什么,似乎是触怒了他。
  
     他该动手了。我想着,越发紧绷了起来,心中也开始估算着我取胜几率。我不怕死,但我不应该死在这,暗香的弟子,就算死,也应该死在兰花先生的意愿里,而不是这无意义的寻仇,亦或其他的什么。
   
     但他没有,他只是看着我,眼底的暗沉凝聚着,然后变成一种我不认识但却十分熟悉的情绪;那是她看着我时,眼中想藏也藏不住的情绪,我不懂,但我也不问。但是,为什么他也要用那种眼神望着我呢?我不知道,现在也没有时间去让我知道,我只是等待着,他动手的那一刻。
   
     然后,他没有动手,就这样转身离开了。
    
     “……”他是不是看不起我?
    
     他的脚步很轻,可以看得出他是个武功很高强的人,至少他的轻功一定很厉害。我一直听着,直到那脚步声时有时无,估计着是走远了,然后另一段熟悉的脚步声进入我的耳中,是她回来了……
   
     我轻轻呼了一口气,干脆的收起双刀下床整理小榻。
   
      饿了,该吃饭了......
   
      “咦,这门?”门口先是传来她轻声的疑问,然后我对上了她满是疑惑的眸子。她先是有些怔愣,然后霎时溢满了温柔的笑意。“你醒了,睡的倒是舒坦,竟然直直睡到了黄昏。”她没有再问那门的事,我也省的时间去和她解释。这也是我喜欢她的地方,她总是这么善解人意。
    
      “那是因为你这太舒坦了,我在这儿就懒散了起来,不想离开了。”我小心的帮她拿过琴放好;这琴可是她的宝贝儿,就是我也轻易碰不得,因此连带我也对这琴小心翼翼的。
  
      “你呀你呀……”她的言辞之间,满是无奈,但那眉宇间的喜悦,总是藏不住的。于是乎,我也不禁在眉间带上了淡淡的笑意。某些时候,她总算是显得像个二八芳龄的少女了,尽管如今她已是双十之龄。“你这一觉倒是赶了个好时辰,端是吃饭的时辰了,我唤人添些吃食来?”
   
     她是了解我的,若是我在她房里用了饭,那意思是要留下来,但我若去了大堂,那便是要走的,因此,她看向我的眼神里不禁带上了几分期盼;虽然她的面容算不得是上成,但她却是生的一双好眼睛,看着她的眼睛,很难让人说出拒绝的话。
  
     只可惜,暗香的同门师姐师兄们在我的心中更为重要。
  
     我偏开头躲开她的眼,摇了摇头拒绝了她的好意:“我该回去了。”她知道我的意思,也就不会强求,只是浮上眉宇间的那抹失望还是格外刺眼。
   
     我曾问过自己,我喜欢她吗?但是任凭我如何思虑,我都无法得出答案,不过那一抹在意,却是真的。
   
     我有些心疼的抚平她的眉头:“这次来看你着实是在路上耽搁了很久,若有空闲我定会多留几天。”
  
     “我知道,你能千里迢迢赶来见我,我已经很高兴了,自是不会强求。”她说话还是那么温婉,又是往常那温柔的神态,然后轻轻挽住我的手臂将我带往大堂。
 
      “方才我回来时,遇见了一个武当,可不是我们点香阁里的那位。”她说着,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稍显迟疑的停顿。
   
     点香阁里有一位武当弟子我是知道的,之前因为好奇我还曾一掷千金约过那人,那人生的的确是俊,只可惜太过桀骜,眉宇间也总是带着些对点香阁的轻视,毕竟曾经也是武当二弟子,但他既已是点香阁之人,做出这番姿态,不也是同他自己也轻视进去了?好吧,这与我无关,只是有些心疼那一千金而已。既然她遇见的不是那位武当,那便是之前站在门口的那位了。我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那个武当已经跟了我很久了,他到底想做什么?
   
      “嗯。”我不知道那个家伙的意图,也无法甩掉他,不禁因此有些不快,不过我还是轻声回应她,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之前出门的时候,也见着他站在点香阁的门外,模样倒是俊的很,只可惜一直冷着一张脸,任凭姐妹们如何拉扯他也是魏然不动,连个笑脸也不给一个。”她说这话时还轻轻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些无奈的笑意,就好似一位姐姐看着自己的妹妹胡闹一般。

      “...呵。”想了一下刚才那武当满面冰冷的模样,又想了想他被一群烟花女子围住调戏的模样,不禁有些愉悦的轻笑出声,他那样冷漠的武当弟子,怕是一心向道,应付不来如此世俗的红尘吧。
   
     只是这样想着,连日来被他跟踪却无法摆脱他的气闷郁结似乎就消去了不少。
  
     草草用过饭,背着双刀就朝着点香阁的大门走去。一出门,我就对上了一双满是冰霜的眼,是那个一直追着我的武当。
   
     这个武当着实烦人!
   
     我不禁沉下了脸色,手摸上了身后的双刀,想着如何割破他的喉咙。
  
     但这金陵城的守卫却是个大麻烦,我还不想被追杀着出城……不如,到了城外在解决他。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