Юг

大学俄语狗,喜欢抖森,诸葛亮和毒哥。cp吃各种毒,各种亮,所谓流水的攻,铁打的受。洁癖党,cp宁愿拆也不可以逆。
最近发现自己开始吃各种亮亮的冷cp,冷到北极圈的那种......

烟【白亮】

♢无论如何,抽烟有害生命,尽量少抽或不抽。

♢ooc


         诸葛亮刚打开寝室门,就看到李白和韩信一个坐在床边一个坐在椅子上吐云吐雾,即使站在门边上也能闻到那辛辣的烟味,更别说处在烟雾中心的两人,但诸葛亮看着两人却好像十分享受的模样。


        同住一年,诸葛亮还是第一次见到两人抽烟,不免多注意了一会;修长的手指轻轻捻着细长的烟身,一点明亮的星火格外的亮眼。李白吸了一口,眯着一双好看的丹凤眼露出了迷醉的表情,那表情就好像他正深陷于无上的欢愉之中,极尽高潮!实际上,李白现在的确欢愉的很,全身心的去享受尼古丁带来的刺激,等他将口中那口烟雾呼出,才似笑非笑的看了站在门口的诸葛亮一眼。


        “小天才回来了啊!”那个‘啊’特地拖的很长,千回百转,却因抽了烟的关系嗓子干哑,就像许久没有饮水的沙漠旅人,于是便显得十分的干涩。没有达到李白预想中的效果,但依旧低沉的迷人。


        韩信也转头看了一眼诸葛亮,没理会,眯着眼吐出一个烟圈。


       诸葛亮盯着那烟圈消散在空气中,化作点点辛辣的烟味,才将寝室门关上,低声回应了李白。


        “嗯。”


        寝室是四人寝,上床下桌。诸葛亮忍受着空气中盈满的烟味,来到自己的床边把手中的书放好,这时,一个高大的黑影覆了上来,伴随着一股更加浓烈的烟味,仿佛从骨子里散发出来,带着点诱人当然味道,萦绕在诸葛亮身边,入侵着他的衣饰,将他牢牢沾染住。


        皱了皱眉,诸葛亮不喜的抿紧了唇,这味道太烈了。


        “呵”李白压低声音轻笑一声,嗓子实在干哑的厉害,喑哑的过头了。


        李白撑着书柜将诸葛亮困在自身于书柜之间,手指间已经换了一支新的烟。瞧着诸葛亮侧过身来不悦的看着自己,李白颇有兴味的挑了挑眉,更加的逼近,好似真的要将身上的烟味尽数染在眼前的小天才身上,鼻尖已经蹭到了诸葛亮耳边的碎发。


        “小天才,来一支?”李白笑眯眯的将手中的烟举到诸葛亮面前。


        韩信也颇有兴趣地瞧过来,脸上的笑容怎么看都不怀好意。


        诸葛亮挑起眼角瞄了一眼递到自己眼前的烟,直接无视,然后从李白抬手间的间隙间离开了李白的禁锢,去了卫生间。


        “噗!”韩信咧嘴一笑,模样十分欠扁。


        李白无奈的耸耸肩,磁啦一声,点燃烟吸了一大口,一时间那双漂亮的丹凤眼又隐藏在了一片朦胧之下。


         地上已经落了十几个烟头,整个都被踩扁,黑色的烟灰模糊的印出鞋印子,有几粒火星侥幸逃过一劫落在一旁,垂死挣扎也不过几秒,所有的可燃物都燃尽,最后还是星星点点的烟灰。


        卫生间传来冲水的声音,随后便是门把手转动,发出一声轻轻的‘咔嚓’声。


        李白咬着烟又坐回床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诸葛亮,盈满了笑意,似挑逗又似挑衅。连韩信也是瞧了过来,摸着下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诸葛亮一出卫生间就被两个人不怀好意的直勾勾盯着,背后一阵恶寒,脚步也是一停,然后就像没事人一样走到李白面前。


         “怎么了,小天才?”因为靠在床边,李白不得不仰头,才能望进诸葛亮的眼里,那是蓝绿色的眼,碧波如洗。


         “来一支。”诸葛亮声音平淡,说出的话到时让李白大吃一惊,平日里聪明的大脑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话音刚落,一只还带着湿气的手伸过来,覆上了李白的手,李白猛地一颤,眼神一时有些躲闪,最后还是不受控制的落在了覆在自己手背上的那只手上,骨节分明,手指修长,白皙,那是一只如此干净漂亮的手,只看一眼,就觉得这只手该拿着笔在纸上留下无数潇洒恣意的字眼,而不是拿着烟,沉溺在尼古丁中。然后这只手,夹走了李白指间的烟。


        诸葛亮学着李白用食指和中指夹着烟,迟迟没有下嘴,好像在纠结着,做着最后的犹豫,连漂亮的眉都皱了起来。


        李白没想到诸葛亮真的会拿走那支烟,和诸葛亮在同一间寝室住了一年,诸葛亮永远都是高岭之花的模样,就像立在云端的仙人,烟这种俗物,他是无论无何也沾染不得的。


         李白都忍不住想将那支烟拿回来,别让它脏了诸葛亮的仙气,手指微动,最后还是没有动手,他还是想看看,仙人落下云端的模样。



        诸葛亮拿烟的姿势很生涩,低垂着眼,一个呼吸间,所有的挣扎犹豫全都退却,张嘴咬住了那烟头。

李白不自觉的握紧手,他感觉手心里满是汗,诸葛亮张嘴露出的那一点白白的牙齿,一闪而过的粉嫩的舌尖,都让他需要花更多的克制力去控制自己,不扑上去狠狠地亲他一顿,尤其是当诸葛亮咬上那根他碰过的烟头时,这个欲望简直达到顶峰!


         真是,磨人啊……


         李白幽幽一声叹息,不受控制的,手缓缓移动搭在了诸葛亮的腰上。诸葛亮没注意到,或者说他现在根本不在意这些,他眯着眼睛,深邃的蓝色仿佛填满整双眼,他在享受烟带来的刺激,尼古丁的味道,从烟头窜入他的口腔,探入他的肺腑,麻醉他的大脑,然后等待着从他的唇间溜出,消散在空气中。

        

        喉间滑动,明明没有在抽烟,李白却只觉得自己要和诸葛亮一起攀上高峰。


        实际上,诸葛亮可没李白想的那么享受,尼古丁的味道与他而言还是太过刺激,一股子辛辣的刺感突入他的神经闯入大脑,在一瞬间的疼痛之后带来无尽的酥麻感,越是舒爽,大脑却越是清醒,最后脱离开身体,余下一片五光十色的扭曲色彩。


         果然烟还是不适合自己,诸葛亮想。然后就看着李白的眼中升起几点星火,越烧越烈,就要烧到他身上来了。


        诸葛亮呼气,烟雾争先恐后的从唇间逃出,或消散于空气中,或依附在衣饰上,留下并不好闻的烟味。


         诸葛亮不喜欢这烟味,抽了一口就没在抽了,完全就是一个不谐世事的小天才在因好奇而尝过一口后,却发现这东西不和自己胃口便直接丢弃一样。


         见李白盯着他手里的烟,诸葛亮挑了挑眉,不是很明白李白这老烟枪对烟的喜爱,于是干脆的把脸凑过去,用夹着烟的手去摸李白的嘴唇,连带着那烟头也一同在李白唇上蹭着,弄的李白微张着嘴,好像要去咬回那支烟。


         诸葛亮发出一声低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李白的脸颊,带着湿润的烟味。李白只觉得下腹火热了起来,想张嘴咬住诸葛亮在自己嘴唇上作妖的手。


         诸葛亮却反而趁这个机会把烟塞给了他,挣脱李白一直放在腰间的手,起身,只是调戏一般留下四个字:“多谢款待。”


评论(1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