Юг

大学俄语狗,喜欢抖森,诸葛亮和毒哥。cp吃各种毒,各种亮,所谓流水的攻,铁打的受。洁癖党,cp宁愿拆也不可以逆。
最近发现自己开始吃各种亮亮的冷cp,冷到北极圈的那种......

☆梗来自于空间的情侣一百件事,侵删。
☆人物把握不好,ooc了十分抱歉。

1.一起压马路【云亮篇】

将手上的饭盒丢进垃圾桶,有些烦闷的想要弄弄自己的头发,手伸到一半才想起刚刚用过饭,虽然不见得手上沾了油,但挣扎再三,我也没有将手放在自己的头发上,只能任由自己顶着一头杂乱的头发,形象全无。

事情不能顺利进行,总让我有些烦躁。

这时,头上传来温和的触感。我稍稍抬眼,果不其然,是赵云。他在帮我理头发,眼神温柔,我躲开他的视线,觉得心跳的有些快。

真不自在......

于是我偏头躲过了他的手:“刚吃完饭,手上有油。”

他似乎有些错愕,又有些尴尬的把手收了回去背在身后,声音不自然的说:“阿亮,我洗过手了。”

“......”

我顿了顿,侧身不让他察觉我的窘迫,试图说些什么,但是张嘴却是无话可说。只是冷淡一声“哦”。

我听到了他的低笑声,这让我的面子有点挂不住,赌气般的,直接迈开了腿走出宿舍。既然你要去散步,那就去散步吧,哼!

宿舍楼里很吵,但现在那些声音都与我无关,我只能听到风吹过衣服的声音,以及赵云追上来的,有些乱的脚步声。

出了宿舍楼是一条通往教学楼的双向车道的小马路,也许是仅有的灯光都被道路两旁繁盛的树木遮住了,此时整条路都显得十分的昏暗。

虽然说是要散步,但我并不知道他究竟要走到什么时候,又要走到哪里去?我们只是并肩走在路上,彼此隔着一拳的距离,正常人的距离。

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气氛沉默而又尴尬。

因为光线很昏暗的缘故,我只能一边忍受着这奇异的沉默,一边小心地看着脚下的路,以防被绊倒。我们在一片树影婆裟中缓慢前行,逐渐重合的脚步声,阴暗的环境,不知交谈的沉默,压抑着,让我的大脑有些不清醒,有时会恍惚的忘记自己的身边还有一个人。

我的恋人。

但是我现在并不想思考一些和恋人有关的事,因为这莫名压抑的气氛让我并不好受,甚至有些烦躁......

但我知道这并不是造成我烦躁的根本原因,我只是在一片思绪的混沌中,突然想起那被我丢在寝室的还没有批阅完的试卷。那是老夫子老师强行交给我批阅,一次无聊的小测验的试卷,却有一两百份。

然后我还只改到了一半,就被他软磨硬泡的拉出来散步......

越想,我就越无法静下心来,只想赶快回去把那一摞的卷子改完。

我想我应该和他说说我的想法。

趁着灯光稍微明亮一些的时候,我侧过头去看他,想要告诉他我想回去了。这既是回去改完那些试卷,也是为了结束这奇怪而压抑的气氛。

但他也在看我,就在我看向他的时候。

不知为什么,这样的认知让我有些心动。然后我和他仿佛约定好了一样,一起停下了前行的脚步。

也许,我们该试着接吻?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胆而逾越的想法,却让我有些期待。

我看着他,目光从他棕色的眼睛下移,不经意的瞟过他的嘴唇然后又回到他的眼睛。学院里的人都说赵云是个暖男,很好懂,但我却不见得,我看不懂他,我无法从他温暖的笑容下窥探到更多。就好比如此刻,我盯着他的眼睛,试图从几中看出些什么。

比如,他现在是否也想和我接吻呢?

但等了好一会,除了沉默,我期待的吻并没有落下来。有些失望,但也仅此而已。说实话,我也未曾想过我会和一个男人接吻,而那个男人是我的男朋友,我的恋人。是的,我和他,诸葛亮和赵云,是同性的恋人,是见不得光的关系。

我曾想我的老师,我的同学,如果他们知道了我和赵云的关系,又会怎样呢?他们会怎样的看我们,怎样的说我们,怎样的指点我们,排斥我们,厌恶我们?!

我们都是罪人,背负着爱的罪孽,栖身于肮脏黑暗的下水道,为偶然窥见的光明而状若癫狂。

我不知道我们能否承受。

收拾好胸腔中涌上的失望,我淡淡的转过身往回走,我还是想回去了。但是下巴上突如其来的指力迫使我只能转过脸去面对他。

然后是柔软的唇。

赵云是一个温柔的人,但在接吻上他似乎格外的狂暴。这个吻的力道足以将我碾碎,让我顿时觉得刚才想要和他接吻的自己,智商被传染了。

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树叶磨砂的声音也一并消失了,四周顿时沉闷的可怕,我被他抱在怀里,呼吸困难。

“放开我,会被人看见。”我的声音听起来很闷,呼出的热气扑在他的领口,我却觉得自己要被灼伤了。

如果被人瞧见了,我们又要怎么解释这难言的暧昧呢?

“不会被人看见的,没人。”赵云是一个温柔的人,他说话的语调阳光而充满活力,极具感染力,但他说这话时,是真真的温柔,和柔情眷恋,又带着强硬的不可拒绝。

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又觉得寒颤。

此时的赵云不正常。我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他与平时的赵云不同,有什么本质,仿佛不受压抑的显现出来了。

我突然有些害怕,但这恐惧来的莫名其妙,我也不知该怎么回应,只能抱紧他的腰,将脸埋进他的颈窝。

轻柔的吻落在我的发旋,带着安抚的意味,他松开我,转而紧紧牵住我的手,十指相扣。

“阿亮在陪我散会步吗?”紧扣的手指传来滚烫的温度,他握紧我的力道几乎将我的指骨捏碎,这让我因为疼痛而有些发昏,但是我无法拒绝他。

他爱我,即使是这样痛苦的方式,但我依旧感受到了,甚至为此而安心。之前所有杂乱的思绪纷纷褪去,那一刻,我没有拒绝,甚至回握住他的手,手指艰难的蹭了蹭他的手背。

他餍足的视线望过来,与之交汇的一瞬,我只觉一阵心律不齐,飞快的错开视线直直望向前方:“不是要散步吗,继续走吧。”

“嗯。”

在这浅淡的光明之下,我们紧握彼此,在一片树影婆娑中缓慢前行。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