Юг

大学俄语狗,喜欢抖森,诸葛亮和毒哥。cp吃各种毒,各种亮,所谓流水的攻,铁打的受。洁癖党,cp宁愿拆也不可以逆。

【铠亮】人生如此艰难

*ooc预警,文笔渣预警。

*第一次写铠,不是很了解铠的性格,ooc非常抱歉。

*脑洞源于虎牙北笙的b站视频,那个三级敢砍我六级诸葛亮的铠,然后其他的英雄记得的就按视频里来了,记错了就很抱歉。

*和北笙的视频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先预警一下。

 

       峡谷战场,诸葛亮犹如天神下凡一般突然出现在上路,身旁围绕着一圈小被动闪的后羿直晃眼。然后只见诸葛亮长腿一跨,将后羿纳入攻击范围,被动自发攻击,弹的后羿血线如流水般哗哗往下掉。


       后羿看了看本就在上路的吕布,又看了看从中路奔袭而来的诸葛亮,飞快的决定还是同两人拉扯一波,反正有诸葛亮的元气弹在,他一个人也跑不掉。如果能换走其中一个的话那就赚了,尤其是诸葛亮,全场经济最高,还是敌方c位,就算一个也带不走,也要消耗他们一波。


       可惜,诸葛亮的速度比后羿想的还要快,他的箭刚刚擦过诸葛亮,诸葛亮已经一个时空穿梭连同吕布一起将他收掉。尽最大努力赶过来的张飞连后羿的边都没摸到一下,就眼睁睁看着后羿被诸葛亮一个时空穿梭踩回泉水。于是立马转身就走,现在敌我双方经济差异太大,他可不想白白送人头。


       张飞想走,也要问诸葛亮让不让他走。毫不客气的直接追上张飞,用时空穿梭踩出减速,免得张飞跑掉。后面的吕布一看诸葛亮准备双杀的架势,拿着方天画戟就奔了过来帮忙补伤害,与回头打算往反方向跑的张飞正好撞了个大小眼。


       吕布:哈!


       张飞:......


       拿下张飞后,河边游荡的河蟹也没能逃过诸葛亮的一连串技能和被动,彻底将经济优势拉的更大后,才踩着小靴子跨着大长腿往中路赶,路过龙坑时还顺便扔了个东风破给自己叠了三层小被动。


       而对面的铠从泉水出来后就直奔中路一塔,敌方的小兵已经进入塔的范围了,在这么下去,一塔肯定得掉,可他们的中单还在泡泉水...


       唉,人生艰难啊。


       铠心里默默感叹一声,看了看小地图,发现对方中单没有随小兵推塔,我方下路也没有回应,那估计就是去上路抓后羿去了,于是给后羿去了消息,让他小心对面中单,结果后羿刚给他回复收到,诸葛亮的小图标就在上路冒了出来。


       等到铠摸到一塔下,峡谷已经播报诸葛亮二连击杀,张飞。


       铠挥刀的手顿了顿,诸葛亮今天怎么又这么猛。


       不过他现在也没时间想其他的事了,诸葛亮这会肯定在往中路这边赶了,他必须尽快把小兵清掉,不然一塔不保。果不其然,在他最后一下平a把兵清完,诸葛亮已经越过草丛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了。


       而且已经到了六级......


       握紧手中的刀,铠直接朝诸葛亮砍了上去。


       诸葛亮看着砍过来的铠,挑了挑眉,对面铠这么凶?三个等级差也直接砍上来。


       算了,就当多一个人头好了,顺便拿下中路一塔。诸葛亮想着,飞快的计算好两人之间的距离,发动时空穿梭想先给铠来一个减速伤害,然后在反身给他一发东风破,按着这个等级经济差,或许他连元气弹都不用挂,加上被动就能直接把铠收掉。


       但是,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差距的,正冲过来的铠不知哪根筋不对,中途突然一个停顿,虽然这只是一个不到一秒的小插曲,但还是弄的诸葛亮一个猝防不急,距离不够,可时空穿梭已经放出,一阵蓝光,诸葛亮直接撞上了铠的胸甲。


       诸葛亮:......


       铠:举刀的手渐渐僵硬。


     “诸葛你...”铠的话还没说完,因为好歹也算碰到他而触发的诸葛亮的被动直接打在身上,甚至因为巨大的经济差,打的他不是一般的痛。而后那一发时空穿梭他也没能躲掉,血线直接给残念了,最后收割的元气弹却也如约而至。


       诸葛亮 三杀 铠


       铠躺在地上,整个视野一片灰色,默默的看着诸葛亮将慢吞吞赶来的小兵清掉,带着五个小被动随炮车从他身上跨过,收下了中路一塔。


       唉,人生艰难。













不想涂了@( ̄- ̄)@

【白亮】【小段子】种草

☆只是一个小段子。
☆亮亮只是开玩笑的,请不要当真。
☆极度ooc,但是最近想写白亮,所以如果有关于这两人的一些看法,或者性格上的说法,可以私发给我,真的很感谢各位大佬的帮助。
☆文笔渣。

        李白和诸葛亮是一对恋人。

        这年,诸葛亮考上了李白所在的大学,李白乐的疯了一个晚上。

        然后等到开学的当天,李白送诸葛亮去学校报道的时候才想起来他还不知道诸葛亮报了哪个系……

        “孔明,你报的哪个系呀?” 李白扛着行李笑眯眯的问到。

        诸葛亮微微瞪了李白一眼,有些无奈,这个人居然都开学还不知道他报的哪个系,怪不得当时除了疯乐也没有一点惊讶,原来是根本不知道……但还是尽责的告诉了李白,“林业系。”

        “哦?” 李白颇有兴趣,他以为他家孔明会报有关数学,化工之类的学院,没想到报了林业系。随后又想起自家建在半山腰的古宅,调笑道:“那孔明以后毕业了要不要去我家种树啊?”

        “……” 诸葛亮闻言顿了半响,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但很快诸葛亮就挑起眼角似笑非笑的看着李白。“那你信不信我到时候在你头上种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呢?”

        “……”

        李白:笑不出来.JPG

☆自己画了之后才知道,画唐毒的太太都是天使!!
☆无线草稿流……

仙鹤衔香【一】

☆重点,文笔渣,百八十年没写文了。
☆暗香第一视角
☆那姑娘和暗香是清清白白的,类似于温柔大姐姐一样的存在吧。 
☆很久之前的脑洞了,而且也A了楚留香很久了,所以有不对的地方多谢指出。
☆后续脑洞,不知道有没有……
    
      那个武当,跟了我很久了…
  
     从中原,到金陵。
 
     是义士吗?因为我在中原杀了人,所以要抓我入狱?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迟迟不动手呢?
  
     不过很快,这个问题就被我抛到脑后,因为,点香阁到了。
   
     点香阁的妈妈一如既往地热情的招待了我,甚至还能热络的同我闲聊几句,因为我实在算得上是点香阁的常客了,不用我说,便已将我带去了早已定好的地点。
   
     还是一样的房间,一样的人。
  
     我点的,并不是点香阁里什么有名的姑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陪酒。但是我很喜欢她,她很温柔,那是与暗香的师姐们不一样的温柔,她的温柔就好像之前我去江南出任务时,感受到的,独属于江南的雨;细雨绵长,似有满满情丝,柔情倦意。
   
     说起来,她似乎的确是江南的女子,身段窈窕,温声细语,只是长相算不得出彩,所以才在这美色云集的点香阁没什么名气。
   
     我枕在她的腿上,她一边轻柔的为我揉着太阳穴,嘴里轻声哼着江南的小调。轻柔婉转,就好像情人间最亲密的低语,说不定,我和她,也算得上是这样的关系了……
  
     可我是不懂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的,暗香的弟子,只要会杀人就好……所以每次听着她的低声哼唱,我总是会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这是一个难得的好觉,所有的血腥与杀戮都离我远去,包括那个一直追着我的……武当还是华山来着……不重要了……我恍惚想着,连着她的面容也一并模糊起来,然后思绪陷入了一片黑暗。
   
     等我从黑暗中出来时,已经是黄昏了,橘红色的太阳透过雕窗照射进来,屋子里的摆设蒙上了一层光影。
   
     半睁着眼打量了一下四周,我还是在原先躺下的小榻上,她不见了……可能是去里间休息了,也可能是出门去了,我没多大在意。只是睡得久了,身子一阵酸痛,还缓不过劲来,于是我也不勉强自己,翻了个身,衣服与被子摩擦发出细碎的声响,小榻的木头也发出了咯吱的声音。
  
     也许该让点香阁的妈妈给她换一张小榻了……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思绪如此想到。落日的阳光也有些刺眼,我只得眯起眼睛,地上的那一层橘红色光影我看不真切,只觉得又是一阵睡意涌上来,然后眼前的光景更加模糊了,沉浮之间,我恍惚自己好像又睡着了……
   
     作为一个暗香弟子我实在不该如此松懈,但是睡意朦胧间,屋里沉闷的空气里,似有似无的兰花香,我的意志力也变得薄弱了,一边责骂着自己,一边又与梦魇纠缠着……
   
     然后我听见了门被推开的声音,那只是轻轻的一声,可以感知那推门之人是有多小心翼翼,但这一声轻响仿佛是唤醒了我作为一个暗香弟子该有的警觉与杀意。我猛的从床上做起,手伸向了枕下,那里放着我的双刀。
   
     门没有完全打开,但也足够我看清站在那里的人了,一身白袍,面沉如水——是那个一直跟着我的武当。
   
     我将双刀抽出横过胸前,冷漠的看着他,犹如在看一个死人。伸出舌,舌尖慢慢划过刀身,品尝到的,是渗人骨髓的冰冷;这是我动手之前的下意识动作,因为这个习惯,我是不爱让我的刀上留下血的味道的。
  
     我看到他的眼里满是冷漠,他的眼底一片暗沉,周遭的气势也是更盛,也不知我刚才是做了什么,似乎是触怒了他。
  
     他该动手了。我想着,越发紧绷了起来,心中也开始估算着我取胜几率。我不怕死,但我不应该死在这,暗香的弟子,就算死,也应该死在兰花先生的意愿里,而不是这无意义的寻仇,亦或其他的什么。
   
     但他没有,他只是看着我,眼底的暗沉凝聚着,然后变成一种我不认识但却十分熟悉的情绪;那是她看着我时,眼中想藏也藏不住的情绪,我不懂,但我也不问。但是,为什么他也要用那种眼神望着我呢?我不知道,现在也没有时间去让我知道,我只是等待着,他动手的那一刻。
   
     然后,他没有动手,就这样转身离开了。
    
     “……”他是不是看不起我?
    
     他的脚步很轻,可以看得出他是个武功很高强的人,至少他的轻功一定很厉害。我一直听着,直到那脚步声时有时无,估计着是走远了,然后另一段熟悉的脚步声进入我的耳中,是她回来了……
   
     我轻轻呼了一口气,干脆的收起双刀下床整理小榻。
   
      饿了,该吃饭了......
   
      “咦,这门?”门口先是传来她轻声的疑问,然后我对上了她满是疑惑的眸子。她先是有些怔愣,然后霎时溢满了温柔的笑意。“你醒了,睡的倒是舒坦,竟然直直睡到了黄昏。”她没有再问那门的事,我也省的时间去和她解释。这也是我喜欢她的地方,她总是这么善解人意。
    
      “那是因为你这太舒坦了,我在这儿就懒散了起来,不想离开了。”我小心的帮她拿过琴放好;这琴可是她的宝贝儿,就是我也轻易碰不得,因此连带我也对这琴小心翼翼的。
  
      “你呀你呀……”她的言辞之间,满是无奈,但那眉宇间的喜悦,总是藏不住的。于是乎,我也不禁在眉间带上了淡淡的笑意。某些时候,她总算是显得像个二八芳龄的少女了,尽管如今她已是双十之龄。“你这一觉倒是赶了个好时辰,端是吃饭的时辰了,我唤人添些吃食来?”
   
     她是了解我的,若是我在她房里用了饭,那意思是要留下来,但我若去了大堂,那便是要走的,因此,她看向我的眼神里不禁带上了几分期盼;虽然她的面容算不得是上成,但她却是生的一双好眼睛,看着她的眼睛,很难让人说出拒绝的话。
  
     只可惜,暗香的同门师姐师兄们在我的心中更为重要。
  
     我偏开头躲开她的眼,摇了摇头拒绝了她的好意:“我该回去了。”她知道我的意思,也就不会强求,只是浮上眉宇间的那抹失望还是格外刺眼。
   
     我曾问过自己,我喜欢她吗?但是任凭我如何思虑,我都无法得出答案,不过那一抹在意,却是真的。
   
     我有些心疼的抚平她的眉头:“这次来看你着实是在路上耽搁了很久,若有空闲我定会多留几天。”
  
     “我知道,你能千里迢迢赶来见我,我已经很高兴了,自是不会强求。”她说话还是那么温婉,又是往常那温柔的神态,然后轻轻挽住我的手臂将我带往大堂。
 
      “方才我回来时,遇见了一个武当,可不是我们点香阁里的那位。”她说着,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稍显迟疑的停顿。
   
     点香阁里有一位武当弟子我是知道的,之前因为好奇我还曾一掷千金约过那人,那人生的的确是俊,只可惜太过桀骜,眉宇间也总是带着些对点香阁的轻视,毕竟曾经也是武当二弟子,但他既已是点香阁之人,做出这番姿态,不也是同他自己也轻视进去了?好吧,这与我无关,只是有些心疼那一千金而已。既然她遇见的不是那位武当,那便是之前站在门口的那位了。我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那个武当已经跟了我很久了,他到底想做什么?
   
      “嗯。”我不知道那个家伙的意图,也无法甩掉他,不禁因此有些不快,不过我还是轻声回应她,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之前出门的时候,也见着他站在点香阁的门外,模样倒是俊的很,只可惜一直冷着一张脸,任凭姐妹们如何拉扯他也是魏然不动,连个笑脸也不给一个。”她说这话时还轻轻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些无奈的笑意,就好似一位姐姐看着自己的妹妹胡闹一般。

      “...呵。”想了一下刚才那武当满面冰冷的模样,又想了想他被一群烟花女子围住调戏的模样,不禁有些愉悦的轻笑出声,他那样冷漠的武当弟子,怕是一心向道,应付不来如此世俗的红尘吧。
   
     只是这样想着,连日来被他跟踪却无法摆脱他的气闷郁结似乎就消去了不少。
  
     草草用过饭,背着双刀就朝着点香阁的大门走去。一出门,我就对上了一双满是冰霜的眼,是那个一直追着我的武当。
   
     这个武当着实烦人!
   
     我不禁沉下了脸色,手摸上了身后的双刀,想着如何割破他的喉咙。
  
     但这金陵城的守卫却是个大麻烦,我还不想被追杀着出城……不如,到了城外在解决他。
            
                                                                【未完待续……】

p1龙聂大变态

p2随便画的……

终于想起要给他们起名字了……
p1龙族少族长龙聂,字鬼华

p2依旧是少族长

p3少年恣意的骨凤族长凤木兮,字夅倾。

p4偶尔耍坏的夅倾。【龙哥哥~】

p5龙哥哥可不是什么好人哦~【龙族族长龙夙,字寒衾】

p7把骨凤少族长的旧图搬出来认个名,凤雒,字舍魂。

龙族父子新鲜出炉!!!【暂定】

p1严肃的龙族族长,龙papa!【不知礼数,当真无理!】

p2温柔的龙papa,怀念当年和自己好基友在战场上的时光【自从战场上下来,你就再也没为我挽过发了……真是怀念,那时我们可是时时待在一起,不似现在,我在龙族,你在骨凤……】

p3一看就不是好人的龙崽子……【你们当真以为,我是那么好欺负的?】

p4少年时期的骨凤少族长,贼皮……

p5画风突变的骨凤少族长……【哼~我的事,还轮不到你们来管。】

自己的无脑脑洞。 骨凤族的族长父子,在琢磨琢磨配对的龙族父子……

p1和龙族族长哭诉自己崽崽出去玩到现在都还没回家是不是遇到了危险的蠢萌骨凤族族长。【我们家可就这一根独苗苗QAQ】

p2正常情况下温柔的族长

p3青年时期被龙族少主拐出去玩的骨凤少族长……【你说的可是真的?看在你是龙族的份上…我便信你一回,走,带我去瞧瞧你说的那个好玩意。】

p4家破人亡后和昔日好友对峙的前少族长现族长【爹爹被指贻误战机,押回受审时畏罪潜逃……】